满分5 > 趣味历史 > 丑女皇后谢道清的传奇人生:谢道清怎么成为皇后的
丑女皇后谢道清的传奇人生:谢道清怎么成为皇后的
发布:2020/4/4 阅读:164

  一、秀才娘子作伴

  说的是南宋中期,台州府城东门外有一条通灵江的河滨,河水清澈,满河鱼蝦,上有一条石拱桥,有护栏可供人凭吊河道风景,两岸绿柳成荫,花香鸟语,是东门外一个游憩的好景地。桥下河埠有三五级石级,是妇女姑娘们洗衣洗被之地,上游水更清,专供百姓洗菜淘米之用,上下坡分得极清。民众称此桥叫洗菜桥,或叫水菜桥。

  这水菜桥附近居民都不是本城居户,大都是外乡迁住城厢的平民。

  有一家姓谢的贫民,家主是个勤俭的老实人,每日贩些东西来城内叫卖,有水果卖水果,有青菜卖青菜,是靠一对铁肩膀从乡下贩进货物来维持生计。他与妻子膝下没有儿女,有个堂兄夫妻瘟疫亡故,留下一个女儿无人抚养,他们就将她抱过来,认做亲生女儿养着。

  这个孤女是宁宗时的宰相谢琛甫的远房孙女,还是名相后裔,是否真假无史实可证,只可存疑了。

  这姑娘有个男子名字,叫谢道清,从小生得聪明伶俐。那时候水菜桥有一家士子,是个穷儒,靠教授生徒度日,他的娘子是大户人家千金,爱上那个穷秀才,私订了终身,被父母唾弃,娘家从不上门认亲。这娘子识文断字,绣得一手好花,谢道清年幼无事做,就到秀才娘子家玩,秀才娘子见她活泼可爱,冰雪聪明,就教他识字读书,闲来也学些针黹刺绣,日子容易过去。谢道清有一种过目不忘的天份,十二三岁就能对对子,做诗作词。与秀才娘子成为不是姐妹的姐妹。

  只因叔父没有本钱,生活艰难,道清姑娘不得不帮着叔父做些舂米、磨粉等活计,当时临海城的麦粉都是用腰磨磨出来的,所以谢道清大部分时间与婶娘一道代人磨粉维持家计。至于洗衣洗菜淘米更是她的分内活计了。长大后,不好出头露面,因此婶婶与叔叔出外小贩,她就在家做家务。得空时才到秀才娘子家作伴,学些琴棋书画,虽不精,却能过人眼目。秀才娘子喜欢了,对她很亲近。

  二、钦差选妃

  可是灾难突然降临到这位姑娘的头上,16岁那一年,身上突然发出一身恶疮,开始在手指上发起,逐渐上延,不上半年,全身长遍,连脸部也是一块一块的,不痒不痛,这块好了,那块长上,断断续续,连连绵绵,把个美貌如花的姑娘变成一个丑八怪。

  原来说媒求亲的门槛踏穿,现在门庭冷落,别人看到她还打个“泼雪消”来解悔气。道清姑娘日日以泪洗面,叔父又无钱求治,只能採些清凉解毒草药搓搓,结果弄得青一片红一片,人人见了讨厌。只有秀才娘子不怕丑陋,时常送些药粉来给她医治,也是时好时坏,不见疗效。

  只有秀才娘子似有所感触,在豆寇年华生起这奇怪的皮肤病,必有其因果所在,因此劝丈夫不可待慢了道清姑娘一家,有时还送些衣物粮米接济她一家三口,生活总算勉强度过。

  道清姑娘被丑陋盖身三年多,成为没有人要的恶病女。

  有一天,道清姑娘一早起来,到水埠上去洗菜,因为指爪臃肿,怕人家见了讨厌,因此连衣带袖浸在水里洗菜。她最怕别人看见,却偏偏有人起早走上桥来,看见这姑娘低头洗菜,连衣带袖不见手,突然水中一阵红光过去,看见水中姑娘的倩倩丽影,巧笑迷人,容貌端庄,有沉鱼落雁之容。立刻高声问道:“姑娘为何洗菜不抓袖?”

  谢道清最怕人问话,但人家问了又不得不回答,就机灵的回答道:“客官不知,奴家这是有个典故的。”

  桥上人更吃惊了,问:“什么典故呢?”

  “真龙不露爪,露爪非真龙!”说过,菜已洗好,她站起来,尽量避开别人的眼光,飞一样跑回家去。一路上水珠点点滴滴,直到自家门口,关了房门进房去了。

  桥上的人现出惊诧与惊喜情色。客官你道这桥上的几个人是谁?他们就是临海本城人,在太子府当师爷奉命到台州六县选妃的钦差。他们知道,一旦明锣响鼓的通过府县官员去选后选妃的话,这班地方父母官就会拿鸡毛当令箭,大张旗鼓的张扬其事,会弄得民间鸡飞狗跳,有闺女之家就会受到上差的敲榨勒索,同时也会使民间为逃避选妃而疯狂进行不待时的婚嫁,不但选不到好女子,而且会因选不到窈窕淑女而误了钦命,得不到上赏,一生功名利禄也就完了。反之则会随风直上九天,升官发财那是最起码的事。因此这几个钦差,反其意而行之,不但不亮出选妃的钦命,却大量辟谣,说明京城选妃那是子虚乌有的谣言,有闺女人家别偏听偏信。这样一来,台州民间由于道路闭塞,一切安平如常。

  他们一行5人,其头儿姓杨,叫杨俊来,是个乡试举人,一向在太子府效劳,他自告奋勇担任台州路选妃总管。他深通民情,要求他的副手们青衣小帽,微服私访,从宁海入手,过天台入仙居,到临海,再黄岩、太平,为了求得神助,杨俊来一行人到了国清寺,在如来佛祖前祷告了,请赐一签,结果求了五十一签上上签,拿起签词一看,原来是一首打油诗:

  问津桃源上天台,谢女咏絮灵水边;

  道是琼台夜月凉,清辉不露霓裳仙。

  寻人至,婚姻吉,财源进,鸿运来。

  他们看了似有几分不解,但一点是肯定的,所要选的后妃在天台,但是天台县已选遍了,再没有出类拔萃的名媛淑女,难道这天台是泛指的台州,因台州府治,曾经一度称天台郡,灵水边又在哪里呢?仔细一想,过台州城那条江就称灵江,

  那天一早,他从临海城悦来客店起身,准备到大田东乡这一带台州东郊鱼米之乡去访察,因从媒婆口中得大田刘员外有一女子叫刘紫茵堪称绝色,又有一个是屈员外之女叫屈三春的更是美貌,只因未遇良才,至今待守闺中,决心先将刘紫茵考察一番,列入册内。他出了崇和门,在东水沟上行走,这时晨曦初露,清晨雾气氤氲,隐隐约约,似真非真,似幻非幻,恍恍悠悠仿佛在仙境里行走。前面有条小桥,有石护栏挡着,在清晨岚气里显得渺渺茫茫。杨俊来快步走上桥,倚栏远眺,忽然听得上流水响,顺着水声方向看去,他们看见一个头堆观音髻的姑娘正埋头洗菜,奇怪的是那姑娘身材苗条,在晨雾里显得飘飘渺渺,似有无限风情似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姑娘洗菜的衣袖与手一道浸在水里,在水流荡漾中,隐隐有一种青光鳞鳞,似虚似幻,一时惊奇了就发出“姑娘,你洗菜为何不抓袖?”的问话。

  出人意外的,新登基的理宗皇帝龙目一觑,却选中了临海水菜桥边的一个贫家女子,姓谢名道清。她的名字与南宋朝廷共存亡,是下场最惨的太皇太后。后来有人考证道清名字与逃清同音,逃得清清爽爽,一毫不留之意。

  关于谢道清被选中皇后一事,临海有种种传说。

  当姑娘以玩笑口吻回答“奴家这是真龙不露爪,露爪非真龙!”时,杨俊来心中一动,似有所得,不觉多看了几眼,发觉姑娘水中的倒影,竟然是巧笑倩倩,明眸皎齿的一幅活现的仕女图,水下天开景明,一片明媚。再仔细看时那姑娘提着菜篮,低着头泼风似的逃走了,留下一路水珠。

  杨俊来蓦然想起,东门外离姑娘家不远有他一个学中朋友,名叫王仁瑜的,听说拐了一家大户的千金,弄得六亲不认,道他文人无行,于今未得发迹变泰,靠舌耕糊口,就决定到书友家打听个明白。

  经人指点,他们很快找到那位王仁瑜秀才的门前,正好秀才娘子开出门来准备烧早饭,朋友未见着却先见到他的娘子。

  杨俊来将那女人一看,好隽秀有灵气的女人,虽然不曾梳洗,却还满面春风,似正盛开的芙蓉花。那女子分明就是传说中的美貌才女了,果然好人品,可惜不守闺训,看起来容貌是有了,可惜是缺个女德。杨俊来刚想开口,那女子却先发言了:“请问客官,这大清早起,端门闯户为着何来?”看来此女泼辣,善能先发制人。杨俊来毕竟是京都太子府的得宠门客,当然不会失态。就抱拳一揖说:“特来拜见嫂嫂!”他的出人意外的潇洒,不卑不亢还她一个措手不及。

  “请问你是我 郎君哪家的兄弟?”那女子板起脸孔,严肃地反问了。

  “学生杨俊来,是仁瑜兄的学中学弟。”杨俊来回答:“难道不该叫你一声嫂子吗?”

  外面报名,内里的王仁瑜听见了,三脚两步走了出来,一看果然是书友杨俊来,连忙高叫:“原来是杨书兄光临寒舍,失迎失迎,娘子,你该请他们进来拜茶呀!”说着迎了出来,将3人引进家来。

  书友相会难免有番客套,秀才娘子且不烧饭,急忙烧水泡茶,倾刻间4碗天台云雾茶热气腾腾的送了上来,口中赔罪道:“不道贵客临门,唐突有罪,请伯伯们原谅。”

  杨俊来笑着说:“嫂嫂果然有才有貌,大家风范,佩服佩服!”

  “不敢,伯伯们不见笑就是大幸了!”秀才娘子回答说。

  “不知嫂嫂是哪家闺秀,书兄艳福如山!”

  “君不知屈员外之名乎?”王仁瑜笑道。

  “原来是屈三春才女,失敬失敬!”杨俊来听了惊诧得站了起来,连忙作下揖去,又说:“这样才女竟为书兄所得,羡煞劣弟了!”

  屈三春笑着走了,客来她还得去准备晨炊。杨俊来忙说:“嫂嫂且自准备早饭,我们3人早就吃过了。原来想到东郊去的,所以赶了个大早!等一会儿我们就要走的。此来只问一件事。水菜桥对巷第三家有个姑娘,不知是哪家千金?”

  王秀才笑了一声:“你只看房屋就可知道了,这样的家庭,能养出千金姑娘吗?”

  “可惜了,好一副人样儿!”杨俊来惋惜地说。

  王秀才吃惊地问:“好副人样,你哪里见来,不是白日见鬼了吗?”

  “此话何意?”杨俊来反问。

  王秀才叹口气说:“若是3年前,此女确是豆寇年华,盈盈秀女,可惜近年命运不济,患了一种叫不出名堂的怪病,全身发疮,不人不鬼的,无一人问津呢?杨兄从哪里看出是一个美女?”

  “刚才曾见其洗菜,衣袖不抓,连袖入水,我曾好奇动问,她的回答是真龙不露爪,露爪非真龙,言语奇诡,远看好一副身段,且更奇的是映在水底的人样是巧笑倩倩,天仙亦不过如此,因此冒昧叩门求见,一询实讯。”杨俊来如实回答。

  王秀才更奇了说:“据书兄所言,确是人间奇事,不过使劣弟不解者,听说书兄在太子府得意,今日为何突然离京,青衣小帽,为着何来?莫非真有其事,传言不虚吗?”

  杨俊来见四下无别人,就直率地说:“书兄既有所疑,请予缄口,为兄正为此求索。嫂夫人亦在计划内名单,今为书兄所得,贺兄艳福天成。”

  “你是微服访察,却访着一个无人问津之女,却也怪事!”

  “此女何名?”

  “谢道清!”

  杨俊来听了,此名仿佛似曾见来。想了一想,就在袖内取出一张诗笺。原来就是国清寺所求诗签每句的第一字:“问谢道清!”竟然有这等奇异的诗签。

  王秀才看了很吃惊,就对内叫道:“娘子过来,这是天下奇闻,不幸被娘子言中了!”

  屈小姐出来,看了这张诗签,点头叹息说:“妾身猜测谢姑娘的毛病来得奇怪,分明是老天有意安排,不幸被妾身猜中。”

  杨俊来忙问:“嫂子是如何猜中的?”

  屈小姐说:“谢姑娘的毛病不痒不痛,妾身猜测这天生丽质,决不容凡人染指,大凡女子奇才奇貌必为应运或应劫而生。两者必居其一,否则像谢姑娘这样奇颖奇才,冰雪聪明,求婚者必然络绎于道,若非突生怪病,早就已成别人堂上妻子了。今听杨伯伯与拙夫所论,京城所谣传那话儿应了。只因府县官员没有公开征召,民间不晓不知罢了。原来谢姑娘竟然真的是皇妃之命,老天的故留应运应劫,那就只有天知了。

  杨俊来知道瞒不过他们夫妻两人,就交代说:”劣兄是奉命而来,为了不使台州民间鼎沸,地方官员敲榨,因此只好微服私访,请贵伉俪不必张扬,待劣兄访毕六县,即按单提人,以免民间惶恐。

  王秀才与屈小姐点头道:“感谢书兄成人之美,愚夫妇怎敢惹事生非,自取受辱。我们还希望借谢姑娘之光,依草附木,得个小小前程,并望书兄提携。”说罢,并将他家与谢姑娘的亲密关系说了。

  杨俊来哈哈一笑说:“原来这里还藏着一国母之师喱!小弟特为贵伉俪预为道贺。”

  天已大明,杨俊来3人道过吵扰,辞别去了。他们在临海黄岩太平3县访出了几10个美女,已过了半月,他们重回台州城,掣着圣旨直到府台衙门,这时候宁宗已经驾崩,理宗赵昀已登九五之位。台州府接到? }旨下令选后妃选秀女,顷刻之间雷厉风行,只三五天工夫各地美女就按单云集台州驿馆。谢道清姑娘亦在应选之例,此外尚有才女朱静芬与刘紫茵。

  三、秀女上京

  别的美女府县官员都认可,认为所选得人,确是有光台州的人才,唯有这个谢道清,出身贫民,一身怪病,送上京去,恐怕要受戏弄皇家,滥芋赛责,有碍前程。杨俊来独担罪责,并推荐东乡才女屈三春护送。知府也只好勉强同意用兰布小轿附于后尾,待到京城后再决定送出与带回。秀女上路,成后成妃,或者成为宫娥命运是不定的。因此来送行的父母兄弟悲声动天,只有谢道清没人啼哭,她与屈三春秀才娘子共住一间普通民舍,是暗中出送的,冷冷清清。谢道清看看自己这副模样,凶吉未卜,而屈三春也担着老大的干系,虽然她丈夫是与杨钦差同行的,前途光明与黑暗未晓,也担着一份心,心中忐忑不安。

  府衙摆宴请来送行的秀女父母,他们都以皇亲之礼看待,席上山珍海味,谁还吃得下,自从女儿或姐妹入府后,就隔断亲人探视,不能再见一回,一切衣着都是新做的,并换上贵重首饰。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份经费开支是各府县百姓分摊的,加了多少倍那是只有天知道了。好在此次选秀女没有兴师动众,吵得民间鸡飞狗叫,也真得感谢这位本地出身的钦差杨俊来。因此百姓对他还是赞颂多于咒骂的。

  秀女们集中府衙后厅,进行演礼练习,其中谢道清是由屈三春才女亲自教导的,不与众人合群。送审名单她摆在末尾,如果该女无福改变自身,不是应运而生的,那么到京城后报个病重,原轿送回。

  5天演礼练习完毕,是出行上京吉日,秀女们一律盛装,由年老的嬷嬷们带着,到贡院上轿。家属们号哭着呼女呼姐,无情的暖轿一律挂着重帘,谁也不敢打开,只听轿内也是一片嘤嘤哭声,真是生离死别一般,好不叫人听了鼻酸落泪。

  秀女暖轿共是30余顶,前有营兵,后有捕快保驾,府衙鸣锣开道,旌旗招展,钦差们骑马坐轿前后弹压,浩浩荡荡出了东门,向东过大田上猫狸岭向天台方向抬去。他们要在天台国清寺拜过观音,乞求神佛护祐,也乞求神佛佛光普照,确定各秀女的祸福,还其祖德家荫,善者善报,恶者恶报,这是天定之意。

  浩浩荡荡的秀女队伍,原该是坐船沿洱丰溪上溯天台的,为何却要走之爬山越岭的苦路呢?这与秀女们的金命水命有关,这36名秀女竟有28名是水火相济的,命相冲水,因此选取山林野道,五行唯有木土二相不犯凶煞,以吉为上,因此苦了轿夫的两腿与铁肩膀了。

  一路过去,百姓观看相塞于道,当然谁也看不到未来娘娘的壮严宝相,唯见暖轿排成长蛇阵,有雄纠纠气昂昂的营兵们保护着,见一见非凡的官府与皇家气派而已。

  奇怪的事就在轿内发生了。谢道清出身贫寒,从来未吃过山珍海味,也未饮过名酒。这几天在府别人哭哭啼啼,茶饭无心,也吃不下去,只有他的叔父母认为侄女有了好处,自己沾光,一味安慰侄女不必记挂家里,她虽未选上秀女,府县给的彩礼已足够他们后半辈子吃用了。因此谢道清心旷神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选不选上秀女,吃也吃他个满心满意。吃多了难免要拉肚子。刚抬上猫狸岭,她的肚皮像造反一样上下翻腾叫嚣,好在她与屈小姐的护轿是走在最后,就叫停轿,寻到一个草丛,好一顿泄泻。泻得个天昏地黑,不辨东南西北,好在屈小姐是个有知识的才女,临变不惊,她早就料到谢姑娘这几天的放肚狠吃,必然肚腹不能忍受,吃多必泻,她是准备了许多布片,帮助谢姑娘泻空了肚。重新上轿,一阵疲倦上来,谢姑娘沉沉睡去,此后轿子上岭下岭,无论怎样颠簸,她都不知不觉。连路上打尖休息她都未下轿,有屈小姐挡着不让人叫醒。屈小姐是懂医理的大家闺秀,知道这一顿泄泻的重要。谢姑娘的满身疮毒是否会泻清,还关系着谢姑娘今后的前途。

  轿到天台国清寺,天台知县摆起头踏执事,引众秀女进寺拜求祷。鞭炮百子声震天动地,鼓号齐鸣,谢姑娘被闹醒了。

  谢姑娘醒了只觉全身发痒,伸手一摸额头,额上的疮痛像揭瓦片一样纷纷脱落,现出清光水滑的皮肤,亮光闪闪。屈小姐见了,知道奇迹出现了,也不说破,只劝谢姑娘稍安毋躁,并用一块绸巾包了她的头部,免得过早现容。扶着她参拜了观音菩萨,无声无息的重新上轿。

  拜过菩萨,照例是天台县盛宴接待。屈小姐不许谢姑娘解开遮住半边脸的绸巾,不显山不显水的随影随行,因此谢姑娘途中几次泄泻,都在山间草丛中进行。如此过新昌走嵊县到绍兴,直到过了萧山到达钱塘江边。杨俊来钦差与丈夫王仁瑜都不知谢姑娘途中的变化。但等众秀女上了朦朣渡船,皇家来接秀女过渡验收前,屈小姐寻到丈夫王仁瑜,悄悄告诉谢姑娘途中变化,要求杨钦差准许谢姑娘独自选择住店,她会给皇家一个惊喜。杨俊来察言观色,知道屈才女决非无的放矢,就准许两夫妇单独最后两乘轿转到一家私人客店去作验前准备工作。

  这一夜,屈小姐在迎宾客店准备了沉香冰片檀香参片,熬成药汤,帮助谢姑娘脱衣沐浴。谢姑娘只见全身由痒到舒服,仿佛腾云驾雾般飘飘欲仙,全身阴凉舒泰。沐毕,屈小姐取来一套特制的霞帔凤袄,扶她到梳妆台前,镜中现出一个巧笑倩倩的丽影,这难道就是我这个羞于见人的女子吗?她吃惊地问:“镜中的天仙她是谁啊?”

  屈小姐拍拍她的肩头说:“谢姑娘,你不要迷了本性,这就是谢道清你呀!贺喜你脱胎换骨,还你本来面目了。你是应运而生的国母娘娘呀!”又说:“孽由心生,喜亦是心生,是喜是孽全在你一念之间,切记,成则应运,败则应劫。此后一切皆是顺境,姑娘好自为之。”

  四、皇上选妃

  第三天是庭陛吉日,各府所送秀女云集光明殿,首次由总管太监初验,中者再验再考,不中者分入各宫院服役,永为宫娥。

  第二次由各太妃筛选。谢道清也在筛选之例。屈才女教了谢姑娘一番应对礼节,结果留下了30名上等宫娥,等待皇太后三选,谢姑娘亦中了。不中的派了执事,成为宫中女官。

  一天比试,事实是各自眩耀内才,并非捉对儿较劲。经皇太后凤目观察,选中了5名后妃,其他的只是侯补嫔妃罢了,而这5名是有名目的正妻,是可入太庙的,至于谁是皇后,那就由皇帝自己龙目钦点了。

  这一天是皇帝亲自点后的日子,5名选取的未来后妃,她们都有随驾的教习,各自想方设法,将自己的姑娘打扮得光彩照人,都争坐皇后宝座,这是选国母娘娘,成败在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

  这5位侯选皇后,4位是大家千金,满身绫罗绸缎,满头珠翠,满手套满钏环戒指,名贵得不得了。只有谢道清听从屈三春的指导,素面朝天淡扫娥眉,宽衣广袖,打扮得朴素大方。度宗皇帝与太后一道御驾到来,4个美女伸头鹿颈,捋袖舒臂,将一身珠光宝气眩耀出来。走近她们身边就感到浓香阵阵,嗅了使人心醉神迷。只有谢道清朴素自然,一身端庄稳重,不眩不耀,宽衣广袖,连手指都陷在袖内,走近了似有静静的处女幽香透出来,嗅了使人不觉心舒体健,精神振奋。理宗皇帝惊奇地问:“卿卿为何不舒指?”他目的要看她的玉手,谢道清答道:“非到时候不伸手!”

  理宗更奇了,就接着问:“何时出手?”

  “见龙伸手!”谢道清端重的回答。

  理宗明白此女所谓见龙出手,目的是要皇帝自己动手为她展袖验看,立刻伸出手来,为这姑娘捲袖出手,只见谢道清素手如玉,不环不钏,晶莹明亮,同时透出一种说不出的舒心舒肺的淡雅幽香,不觉在她的手背上磨挲起来,口中不觉赞道:“好一双清白的玉手!”

  谢道清急忙跪地奏道:“妾手与皇上合手共扶社稷!”

  这一赞一谢,就确定了两人的身份,一帝一后,谁也不能更改了。

  谢道清就是这样被选中皇后的。

  五、末代太皇后

  确定了皇后,皇宫立刻张扬起来,挂灯结彩,举行了皇帝大婚典礼,诏告天下,实行大赦。谢皇后感激杨俊来的知遇之恩,奏准皇上,放他一任福建省总督之职。同时欲用恩公王仁瑜为左都御史之职。然而他的妻子屈三春观察到朝廷软弱,南宋皇朝内有奸臣当道,外有强敌窥视,国力衰败,朝政紊乱,理宗缺少气度,没有治国才能,耽于寻欢作乐,不思振作,坚决劝丈夫婉辞,要求远放外任。原来屈才女早就看出这位谢娘娘缺乏一种贤内助的刚性,无能辅助丈夫治理国政,虽是应运的国母,却包含着应劫的气数。远离京都,但求得外放闲职,求得下半世平安度过,结果到岭南去了。

  后人评议,谢皇后没有留住才女屈三春,聘请她作后宫赞议,失去一位辅国才女,是南宋末期朝政上一个损失。

  南宋理宗皇帝赵昀是个贪图享乐的皇帝,他对后宫后妃的贤惠是不大注意的,也不会使用贤人,结果将两个才女遗漏了,她们就是上文提到的仙居朱静芬,大田的刘紫茵,她两人重才不重貌,因此落选了,还是谢皇后念在同乡情分将她收为贴身宫娥,在坤宁宫行走。毕竟谢太后在文才上欠这么一点儿,虽然作了四十年太平皇后,也生了太子,大权却旁落了。

  谢皇后间在应运与应劫之间,这时候太子只有8岁,谢皇后就扶助幼太子赵登基,史称恭帝。谢皇后改称太后皇太后,垂帘听政。

  就在恭帝德佑二年,元军伯颜部攻破临安,谢皇太后与恭帝及全部嫔妃都作了伯颜的俘虏,幽囚在皇宫内待命。

  不久就传来元世祖忽必烈的诏书,要求自太后皇太后以下嫔妃全部到元大都去朝见元朝皇帝。伯颜赍旨宣读,并赦幼帝死罪,要求谢太后领孙幼帝跪地谢恩。这时候的谢太后皇太后六神无主,失去主见,哭着对恭帝说:“承蒙天子仁慈,留你一条性命,还不赶快拜谢!”当时年仅8岁的恭帝懵懂无知,在大人们的挽扶下行了三跪九拜大礼。这一跪拜失去了大宋皇朝的气节,顿时后宫一片哭声,朝野失色,苍山呜咽,江河滴泪,等于无情的向着历史宣告宋朝的山河破碎,亡国了。

  按历史地位评论,谢太后皇太后不该命令孙子向元朝伯颜元帅跪拜,只行作揖礼才能表示一个大国的君主气概,给民众以不屈不挠的国体意志,百姓就有信心在不甘亡国的臣僚们的号召下,充满信心地抗元。然而皇帝已屈膝,百姓亦何待?难怪以后像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等爱国名士和有爱国心的百姓奋起抗击,虽曾扶植宗室幼子端宗赵显登基失败了,后来又有陆秀夫扶植7岁的帝昺继续抗元,但已到天尽头,被元军追逼,不得不负着帝昺投海而亡。

  谢太后与年幼的恭帝到了大都,朝见了元世祖忽必烈。这位富有传奇色彩而且有雄才大略的皇帝,他知道谢太皇太后的政治地位,就封谢太后为寿春郡夫人,将她囚禁在深院之中。她名为郡夫人,却没有郡夫人的尊荣,相反的受尽凌辱,当然是指生活与自由的凌辱。

  至于谢太后受的什么样的凌辱,历史是讳莫知深的。但随行的4个宫女,即上文提到的才女朱静芬与刘紫茵与其他两个无名的宫女,不堪凌辱,都前后自缢身亡,两才女都留下文字和诗。朱静芬在衣袊上题词曰:

  既不辱国,幸免辱身,世食宋禄,羞为北臣;

  妾辈之死,守于一贞,忠臣孝子,期以自新。

  表示了已受生活之辱,不愿失身的坚强意志。刘紫茵衣袊内写的是四句诗:

  宋女凌辱洗铅华,千里跋涉不见家。

  名建高标应自赏,愿辞红粉到天涯。

  其他两个宫娥虽无留言,但事实已证明她们的洁身自好,不愿从贼,因此自缢辞世,表示她们的不屈气节。

  元世祖看了大怒,命令将4个宫娥砍头悬于寿春夫人寓所大门示众三天。

  谢太后知道人君之位已到尽头,留下来的是更大的受辱。就自剪头发,请求削发为尼。从此青灯古佛,了却终生。

  至于跪拜失仪的恭帝,他的结果也不美妙,自谢太后削发为尼后,他也削发为僧,过了10余年,赵显到19岁时,元帝准许他到吐蕃学佛,在吐蕃的萨迦大寺为僧,赐名为合尊法宝,这是藏语前宋皇帝四字的译音。

  赵显这位前宋皇帝,佛心不坚,追思前人,羡慕林和靖梅妻鹤子之清高,写了一首诗:

  寄语林和靖,梅花几度开。

  黄金台下客,应是不归来。

  此诗即刻送到大都,当时正是世祖至元二十二年,他是精通汉文的皇帝,发现这个合尊法宝和尚竟然用洁身自好的林逋及燕昭王筑黄金台招览天下雄才的典故,分明有煽动天下民心,反抗大元统治之深意,孰不可忍,立刻下诏赐死,迫其自缢河西。此年谢太后亦亡。至此南宋才全部灭亡。

  这就是谢皇后于南宋是应运而至应劫的末代皇太后的一生梗概了。

相关推荐
历史相关
Copyright @ 2008 满分5 学习网 ManFen5.COM. All Rights Reserved.